热爱赛车运动的他把交通用语作为一种对人生的

 
的确不HX…
这条留言是通过手机发表的,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 2010-1-18 12:00 回复  
後_現代 
LZ辛苦拉,顶!!!!!!
2010-1-18 12:53 回复  
ty5658 
直接截图不就行了~~~~~~~~
2010-1-18 13:12 回复  
211.137.199.* 59楼
还是后台硬啊!顶起…
这条留言是通过手机发表的,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 2010-1-18 23:08 回复  
211.138.243.* 60楼
我也顶 哈
这条留言是通过手机发表的,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 2010-1-19 00:02 回复  
2010-1-19 12:21 回复  
截图的被河蟹了…擦 
这条留言是通过手机发表的,我也要用手机发表留言! 2010-1-19 12:24 回复  
这个谁备个份吧
我估计我这没被和谐是因为我没标题目。。。。障眼了~
2010-1-19 12:25 回复  
回复:63楼
备份着呢,不然不会发那么多邮件了
2010-1-19 12:26 回复  
共有166篇贴子 首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 发表回复
 韩寒:我懒得动笔但我情不自禁 
 百度贴吧 > 韩寒吧 > 浏览贴子 吧主:剑心的疤痕韩寒吧_管理组寒吧管理团 快速回复   切换到经典版 贴吧投诉 百度推广帮你精确锁定高意..
共有38篇贴子 12下一页尾页 韩寒:我懒得动笔但我情不自禁 
大多数师者和长者眼中曾经的叛逆少年韩寒,在2009年年底成了媒体们热捧的大人物:《新世纪周刊》、《南方周末》评选他为年度人物;《亚丨洲周刊》评选他为2009年度风云人物;在时代周报“时代100人—2009推动中国社会进步100人”评选中,韩寒的身影也出现其中
,标题中肯,是《韩寒:谐趣文字捍卫常识》。当一个曾经的叛逆少年从绯闻、骂战中冲出重围,以独立、理性的态度,将聪颖和锐利投射到社会焦点事件当中时,只不过一两年,便赢得了铺天盖地的荣誉和赞赏。在获得如此多年度人物前,“优质公民”、“当代鲁迅
”、“公共知识分子”等等标签已被挂在了这个27岁青年人的身上了。
     韩寒并不太适应在2009年内收获如此多的荣誉,身边的朋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没见到韩寒对此有多高兴,他的兴奋点不在这里。
     从1999年以《杯中窥人》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旋即以七科红灯的成绩留级开始(甚至更早),韩寒就习惯在被批评、被教育后以个性姿态还击,并做好下一轮被教育、被批评的反击准备,尽管那时候他的气势还不够强大,技巧也欠缺磨炼。高一辍学后,
他用五六年的时间便成为销量惊人的职业作家和成绩傲人的职业车手,以及拥有超高点击率的博主。将自己熟悉的文坛、车坛内看不过眼的事情拎出来调侃一番,只不过是这个少年人的天性使然,因此触动很多骂战给大多数人留下“韩寒好斗”、“喜欢炒作”的印象,
也掩盖了他背后的努力与真诚。就连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刊登的采访文章题目也是《Han Han:   China’s Literary Bad Boy》(韩寒:中国文坛的坏小子)。对此,韩寒是享受的,他带着从小练就的抗压力,依靠敏锐的头脑和技高数筹的文笔,乐滋滋地与人来回往
复,通常结果是,他一边与几个好朋友分享着过程,一边却发现对方要么支撑不住,要么沉默不语,这其中的对方有白烨、高晓松、陆川、郑钧等。
     “别的个体都不和我玩了,所以我就只能和这些公共事件玩。”韩寒说,他又重新拾起2018年开启个人博客伊始便已试过的方式,将目标重新对准自己“有话想说”的社会事件,他依旧引发着许多争议,从奥运火炬传递期间引发的爱国观念讨论、汶川地震后因莎朗
·斯通言论引发的媒体道德讨论,到因《零点风云》节目对话引发的大师与传统文化讨论,无不是这个时代需要的观念洗礼。但也许韩寒本人也没有料到的是,对更多触及到公众权益的社会事件的关注与揭示,却让他成为这个时代引领公众话语的标志人物,他让上丨海
警方“钓鱼式执法”的劣行进入了更广泛的公众视野,并最终逼迫政丨府改善这一行为—虽然这只是为数不多通过韩寒的聚焦而产生明确现实影响的例子,但在 “卢玉敏嫖宿幼丨女案”、“绿坝软件”、“株洲垮桥事故”、“大学生救人”等等社会事件中,韩寒同公众
、同一群有良知的媒体、博主站在一道,发出质疑的声音,推动着这个社会的进步—也正是因此,韩寒的个人形象被改观,他不再只是叛逆少年的偶像和风驰电掣的赛车手,而成为了捍卫公民权益、富有趣味性的青年代表,民众对他的赞赏更多,期待也更大。
     当人们都在批评的时候,韩寒很坦然,他太明白自己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差,于是可以随性地用“少年人的狂妄”回应批评;当大多数人都给予赞美并渴望他担当的时候,韩寒便有点忐忑,他也明白自己“做的还很少”、“改变不了什么”,于是用力消解这些光环,
他不承认“当代鲁迅”、“公共知识分子”的定位,即便是“公民韩寒”这个看似中性的称谓,他也予以逃避:“你们媒体只是在找一些更安全的形容词罢了。这个词汇既容易被人理解,又安全,既很激进又很进步。”对于自我定位,他不止一次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我不过是个书生”,只不过“不文弱”而已。对于时代周报记者对其2009年度获得如此多荣誉的感想的提问,他能回避的也几乎都回避了。这份清醒如同他2018年12月接受公盟法律中心颁发的“公民责任奖”后说的那样:“我觉得我做的非常少,怎么就可以得这个奖呢?
说明很多人做得更少。”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